掌門人
文章推薦
掌門人
首頁 > 掌門人 > 掌門人
《大家》專訪 | 銅雕國家級工藝美術大師 朱炳仁
發布時間:2019-05-05    點擊:
《大家》專訪 | 銅雕國家級工藝美術大師 朱炳仁

      這個青銅文化上面,我們一定要走自己的路, 我們要把我們的想法,把我們的理念,把我們當代人的智慧加上去,用一種新的方式在改變和創造歷史。

——朱炳仁

      朱炳仁,銅雕領域國家級工藝美術大師,他與銅的故事,已經書寫了四十年。朱炳仁的作品橫跨生活、藝術、建筑多個領域,在他的不斷探索中,我國銅雕業無論是從技術發展還是藝術創新上都有了質變的飛躍。

他被稱為中國當代銅建筑之父

      雷峰塔,作為西湖著名景點,見證著一段凄美的愛情傳說,也是很多游客必到的游覽勝地。到此參觀的游客如果沒有細看介紹的話,一定想象不到,這座外觀古樸,與西湖景色完美融合的寶塔,竟是一座金屬銅塔。而朱炳仁,就是擔任雷峰塔銅工程的總工藝師。

 

      雷峰塔始建于公元975年,于1924年9月25日下午倒塌,如今我們看到的雷峰塔,是2002年重建而成的。重建最初的方案是按照古代形式,建成一座磚木結構的寶塔。


《大家》專訪 | 銅雕國家級工藝美術大師 朱炳仁
佇立在西湖邊的雷峰塔

      然而在朱炳仁眼中,傳統結構的建筑不足以突出雷峰塔的重要意義。作為銅雕領域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朱炳仁認為自己有責任提出將雷峰塔建造成一座以銅為主要外觀裝飾的銅塔。但是由于之前沒有建造銅建筑的先例,所以朱炳仁的方案一推出便遭到了專家的一致反對。

 

      面對爭議,朱炳仁并沒有感到畏懼,決心以作品說話。他反復試驗,最終以精確的數據和詳實的資料說服了所有評委,這才有了我們如今所見的彩色銅雕寶塔。

 

      建成后的雷峰塔高72米,用銅量達280噸。斗拱及梁柱呈現陽刻凸花的中國紅,不僅保留了銅的美學意義,又增加了審美趣味。雷峰塔不僅僅是簡單的復原古建筑,而是將原雷峰塔殘存塔基完整地保留其中,起到了文物保護的重要作用。

 

      在朱炳仁的努力下,中華文明的悠遠沉淀與現代銅雕技藝的高度融合,完美地還原了西湖八景之一,雷峰夕照的景象,成為杭州的地標性建筑之一。


《大家》專訪 | 銅雕國家級工藝美術大師 朱炳仁

《大家》專訪 | 銅雕國家級工藝美術大師 朱炳仁

      朱炳仁提出的銅制建筑理念,開啟了我國建造銅建筑的先河,將我國的銅塑技藝從單一的裝飾藝術向前跨出一大步,使中國延續了5000年的青銅文化上升到一個新境界。

 

      如今我們熟知的上海靜安寺、四川峨眉金頂、杭州靈隱銅殿等一座座在建筑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作品,都是出自朱炳仁之手。這些,也讓朱炳仁被譽為中國當代銅建筑之父。
 

《大家》專訪 | 銅雕國家級工藝美術大師 朱炳仁
朱炳仁和雷峰塔

他從頭開始,傳承朱府銅藝

      在朱炳仁的工廠里,我們看到了高度專業的現代化設備和匠人技藝的完美融合,由匠人們親手打造的精美絕倫的工藝品,由內而外盡顯著澎湃動人的光輝。而除了當代銅制藝術品外,我們還看到了許多老物件,這些樸實無華的銅器,像一位老婦人,平靜地向人們訴說著一個傳承了五代的手藝人家背后的榮辱興衰。

 

      朱炳仁的太祖父于光緒元年(1875年)在紹興開設銅鋪,至其祖父時,朱府銅藝已名聲大噪,甚至在外省開設分號。然而市場環境總在不斷變化。隨著連年戰亂,銅成為一種戰略物資,市面上無法購得。朱炳仁的父親不得已改以經營絲綢、書畫為生,朱府銅藝一度停擺。

 

      改革開放后,朱炳仁與父親嘗試恢復朱府銅藝的經營。但是時過境遷,雖有祖上的傳承,工藝技術和市場需求卻和幾十年前已經不可同日而語。且此時的朱炳仁已經四十歲,對于制銅的記憶很多都模糊在幼時銅鋪叮叮當當的敲打聲中。但家族的傳承融于血脈,秉承著這份責任與理想,朱炳仁開始了二次創業。

 

      朱炳仁的傳奇人生,也就在這時正式拉開了大幕。他從銅招牌開始創業,之后融入藝術元素,制作了我國第一幅銅壁畫。他又引領銅制品氧化技術革新,先后承擔了人民大會堂香港廳銅門,G20峰會會場壁畫等數十項大型國家重點建筑的銅裝飾項目。不過朱炳仁并不滿足于此,他一直在嘗試攀登更具挑戰的藝術高峰。
 

《大家》專訪 | 銅雕國家級工藝美術大師 朱炳仁
朱炳仁祖傳的老物件

熔銅藝術

是他掙脫禁錮的全新創造

      所謂熔銅,是將銅熔化后使其自由流淌凝固而形成的獨有狀態。它的出現徹底改變了銅制藝術品的創作思路,讓制作者從模具的禁錮中解脫出來。而這一切的開端,卻是起源于2006年的一次機緣巧合。

 

      在完成了雷鋒塔的建設后,朱炳仁開始了常州天寧寶塔的建筑項目,就在做到最后一層的時候,塔的底部突然著起了大火。朱炳仁趕到火場的時候,已經是一片狼藉。已經燒化了的銅把地面染的一片焦黑。出于職業的敏感,朱炳仁蹲下身,細細觀察。

 

      朱炳仁驚訝的發現,這種燒化后的銅自由流淌之后形成的形態和肌理是他從未見過的,和在模具里面成型的工藝相比,有著別樣的生命力和美感。靈感轉瞬即逝,卻已經被朱炳仁牢牢握在了手里。


《大家》專訪 | 銅雕國家級工藝美術大師 朱炳仁
火災現場的銅渣作品

      回到實驗室的朱炳仁,開始了對這個過程的重復,并希望能夠創造一種全新的工藝。

 

      然而,銅水從凝固到熔化的時間極短,十分難以把控。朱炳仁和團隊至少嘗試了不下百種的介質和方法,這中間甚至包括將銅水澆到不同的水果上觀察得到的結果。

 

      就這樣,在不斷地探索中,朱炳仁逐漸創作出了各種媒介下的熔銅表現形式,熔銅藝術在他的手上開始萌發出越來越多的可能性。其中熔銅作品《闕立》于2007年被中國國家博物館永久收藏。
 

《大家》專訪 | 銅雕國家級工藝美術大師 朱炳仁

《大家》專訪 | 銅雕國家級工藝美術大師 朱炳仁

實驗室中潛心工作的朱炳仁

      從熔銅藝術誕生至今已有十余年,而熔銅帶給朱炳仁的震顫仍在持續不斷地發酵,現在的朱炳仁還保有非常大的創作激情,經常從睡夢中醒來記錄靈感。

 

      從青銅文明開始,我們的祖先就在不斷尋求這種人類最早掌握的金屬可以達到的各種可能性。熔銅的誕生,使銅在朱炳仁手中完成了從實用到裝飾再到藝術表達的涅槃重生。
 

《大家》專訪 | 銅雕國家級工藝美術大師 朱炳仁
朱炳仁熔銅作品:稻可道 非常稻

《大家》專訪 | 銅雕國家級工藝美術大師 朱炳仁
朱炳仁熔銅作品:木幻生金

從故宮汲取養分

他讓中國傳統文化煥發光彩

      故宮博物院,中華民族的驕傲所在,也是全人類的珍貴文化遺產。在這座象征著中華文明氣魄的古代建筑群里,有五只銅牛格外引人矚目,它們是朱炳仁以故宮館藏《五牛圖》為靈感創作的文創作品之一。

 

      不同于古代文物保護的小心翼翼,人們可以與文創作品零距離接觸,這些銅牛既有中國藝術的柔美曲線,同時也兼顧形態結構的扎實有力,深受游客喜愛。 
 

《大家》專訪 | 銅雕國家級工藝美術大師 朱炳仁

《大家》專訪 | 銅雕國家級工藝美術大師 朱炳仁

故宮五牛

      除此之外,朱炳仁以故宮特色為靈感,設計了一系列備受游客喜愛的高質量文創作品。如依據清代宮廷畫師艾啟蒙的《八駿圖》設計的乾隆八駿系列、以《千里江山圖》元素設計的千里江山系列等等,這些文創作品不僅經常作為我國國禮,贈與外國貴賓,還深受游客喜愛,將故宮文化以人們喜愛、熟悉的形式帶入千家萬戶。

《大家》專訪 | 銅雕國家級工藝美術大師 朱炳仁
乾隆八駿

      與銅數十載,回頭已是古稀之年。朱炳仁幾十年不斷創新與探索,給予了銅這種溫暖的金屬越來越廣闊的天地?;蛟S是5000年的等待,或許是延續百年的血脈,讓他們在這個時空相遇,終讓朱炳仁的人生成為了當今時代銅藝術的代言。

一生予銅

銅雕工藝美術大師朱炳仁

《大家》專訪 | 銅雕國家級工藝美術大師 朱炳仁

 

銅予我天

我予銅地

一個銅字

天地間 瀟灑昂首

 ——朱炳仁《予銅》

 

可以直接赚钱的手游